新闻中心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人才理念 >
我也从地下室搬出来
* 来源 :http://www.zhoushanmama.cn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8-08-22 09:20

幸好父母及时发现,把我送到医院抢救。当我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三天的下午了。妈妈一刻也不敢离开我,生怕我再有轻生的念头。看到父母为我的无知伤心欲绝的样子,我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愚蠢,那么的自私。生命是父母赋予我的,谁也无权夺走,没有一个人值得我为他献出自己年轻的生命,那年,我23岁。

由于工作有了着落,那年的春节我过得非常快乐。从家到医院有20多公里,我骑了将近两个小时的自行车才来到医院。一到医院,我就直奔肝病科而去,接待我的是一个年轻帅气的男医生,他很认真地一边带着我熟悉医院的环境,一边交代我的工作内容。干净整洁的病房温暖如春,我兴奋得如同一个孩子,觉得太幸福了。

短信:我幸福生活的开始出院之后我辞去了药店的工作,来到郑州学习按摩,并开了一家小型的按摩诊所。由于按摩店的顾客量不断增加,我们的按摩师也多了一倍。经济宽裕了,我也从地下室搬出来,租了六楼的一套两室一厅的住房,生活有了180度的大转变,父母看着也很高兴。

那时,我和男友已经相恋两年半了。然而,在我认为我们可以相爱到永远的时候,男友却向我提出了分手。他的父母给他介绍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孩。他见了那个女孩之后,就来找我,提出要和我分手,但我始终不同意。当我流着泪跪倒在他面前求他不要离开我时,他头也不回地走了。维持了两年半的感情竟然那样不堪一击,我那么痴情,为他付出了两年半的青春,他却无情地扔下了我,没有留恋地离开了。那天晚上,我背着父母偷偷吃下了一瓶安眠药,并在自己的手腕上留下了深深的刀印,我没有感觉到肉体上的疼痛,我觉得我快摆脱痛苦的漩涡了。

那一段时间,我们一起工作,一起吃饭,一起快乐地生活,他对我的疼爱、关怀,让我觉得我是多么的幸运能遇到他。每次听别人讲起“初恋的感觉是非常美妙的”,我深有同感,甚至觉得我比他们更幸福。然而,正当我们爱得如痴如醉的时候,男友父母的造访改变了我们的生活。他父母对我的态度让我的心冷到了极点,因为他是干部子弟,又是医院的正式职员,而我是农民出身,还是一名临时护士,我们俩在一起是门不当户不对!虽然他的父母极力地反对我们,但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爱着我,深受感动的我此后更是对他言听计从,我的生活都在围绕着他转。然而不久,我们这个科室因为效益不好取消了,他就到另一家单位了,我则失业了。

2004年9月1日,那是一个秋天的夜晚,我的手机上突然收到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:“小亮,太晚了,我不去了。”莫名其妙的短信,我并没有太在意。谁知第二天上午,又是那个陌生的号码发来一条祝福短信,正在百无聊赖之时,我就随便地回了一条信息:“敢问阁下是何方绅士?如是小女子好友,请报上尊姓大名。”很快对方就又回过来:“对不起,我朋友的号码与你仅一数之差,打扰了。”并附上祝福短信一条。看到频频的祝福短信,我对他似乎有了些好感,冥冥中我感到自己的缘分到了。于是,我就让他做个自我介绍,得知他是搞中厨管理的,在酒店上班,大我3岁,周口太康人,身高1米76,由于感情方面在四年前受重创,至今单身。看到此信息,我兴奋不已,这不就很符合我想要找的男友标准吗?但传统的思想又告诉我,要理智对待这个陌生男人。一有空余时间,我们就互相发短信聊天,聊天的话题转移到了生活上。持续了五天短信沟通后,我觉得应该见一见这个人。

还好,一星期后,同村的好友帮我介绍了一份在药店卖药的工作,我原本失落的心情因而又一次如夏天的茶花,激情绽放。而且药店离我男友的单位不远,每逢休息时他就会到店里来陪我,就这样,一年的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。我家里也借了些钱在村口开了家小饭馆,生意还算红火,这让家里的经济状况也因此好转了不少。

初恋:我心中永远的痛我从卫校毕业后,带着毕业证和实习证明,开始奔波在大大小小的医院,想找一份护士工作来养活自己。一个月后,一位同学把我介绍到一家医院做临时 护士,并安排我正月初五去报到。

经过时间的磨炼,我逐渐适应了科室的工作,而且也越来越喜欢这份工作了。同时,由于长时间在工作上的接触,一开始接待我的那位男医生向我递上了一束娇艳的玫瑰花,让我受宠若惊,但又惊喜不已,这一刻,我知道我的初恋就要到来了。